女性法拉利科學家在實驗室工作

實驗室的工作

F1 是緊張刺激的代名詞 所有有關 F1 的事物都有這個特徵。 實驗室也不例外。 這個流動實驗室是 Shell 賽道實驗室,在每次大獎賽裡設立於賽道旁,由 Shell 的分析師駐守。 在這裡,分析師與 Scuderia Ferrari 工程師努力不懈地工作,開發世界級的燃油和機油,推動法拉利的一級方程式跑車。

他們與 Scuderia Ferrari 團隊結合。 我們問他們如何應付這項工作的壓力。

「在這團隊工作,你要充滿熱情。 否則,工作要求、工作量,以及對你的期望,會令你吃不消。」 這是基·洛維特 (Guy Lovett),賽道旁及物流經理,他與他的團隊負責測試每場賽事的燃油和機油。

優質燃油可以為汽車的引擎提供競爭需要的動力,而機油或稱為潤滑油,則幫助保持引擎清潔和有效率。 賽道實驗室團隊在整個賽事週末抽取燃油和機油樣本,進行測試,並提供報告給法拉利的工程師。 因為有這些測試,法拉利的工程師可以從機油的冶金樣本瞭解汽車的哪些部分需要留意。 因此 Shell 的樣本和分析非常重要。

丹·賈米森 (Dan Jamieson) 解釋工作的嚴謹要求。 「一個賽事週末,團隊可以為法拉利的工程師進行多至40個測試。 如果在賽道旁出現問題,骨牌效應會影響法拉利的工程師,而這將會影響法拉利的整體表現。 因此成為工作壓力。 我們不想令車隊失望。」

在 F1 賽事裡,成功與失敗只有一線之差。 因此,Shell 燃油開發團隊不停工作,務求令產品精益求精。 就如德魯 (Drew) 解釋︰

「我們計劃要達至的改善非常細微,但卻非常重要。 無論改善如何細微,我們都務求在每個配方獲取更佳成績。 1或2馬力之間的差異可能長達12公尺。 這個馬力的增長,在賽事結束時可能扭轉一切。」

但團隊在測試燃油之前,首先要確保所需的工具穩妥地送到賽道,以供使用。 「知易行難。」丹笑著說。

說到這裡分析師同僚艾倫·沃德爾 (Alan Wardle) 和路易斯·哥碧 (Louise Coppack) 微笑起來。 「在 Spa 我們便花了12小時來安裝,一般只需4小時。 有些工具的部件壞了,我們也有供電問題,就連備用的部件都不能用。 所有問題都出現了。 你需要即場應戰,找出解決的辦法,預備好緊急應變計劃,這些都是壓力,但亦是工作的一部分。」

「我們不可以失敗。」丹說,而全部成員均點頭表示贊同。 「壓力非常大,尤其是對於為歐洲以外賽事而設的飛天實驗室。 有時,我們不知道外地會有什麼。 經驗告訴我們需要預料出乎意外的事情。」

但整個團隊堅信可以躋身賽車界最具代表性的機構,這不過是個小小的代價。 

伊恩·阿比斯頓 (Ian Albiston) 是賽道旁及物流經理。 「我們很大程度上感覺到是法拉利家庭的一份子。」 我永遠不會忘記2003年舒馬赫 (Schumacher) 在日本贏得冠軍,之前的一晚我沒有睡過。 實在擔心太多。 那賽事是一場折磨。 我們最終都贏了,但卻非常困難。 但那一夜又實在令人難忘!」

潤滑油項目主任馬克·偉涵 (Mark Wakem) 和燃油項目主任麥克·埃文斯 (Mike Evans) 負責每場賽事前的產品開發工作。 工作的要求很高,但當獲得成果時,美好的感覺無法比擬。」 

「法拉利車隊隊長,」馬克透露︰「親自為在西班牙提供的新燃油,以及其開發過程向 Shell 致謝。 甚至車手也向我們道謝。 作為團隊的一員,而工作獲得肯定,感受非常好。 我們明白一個團隊的能力在乎於團結。 因此我們全年不斷致力開發更好的產品。」  

邁克同意並說現在媒體也有談及分析燃油配方。 「2014 年的規定令我們的工作更重要。 我們聽到大衛·庫特哈德 (David Coulthard) 最近談及 Shell 機油分析。 這顯示我們在過程中團結一致。 這份工作非常有滿足感。」 

近期對於規例的修改,令燃油和機油的組合成為更重要的一部分。 對於這方面,團隊正準備好應付挑戰。

基·洛維特和吉米·萊科寧宣傳 Shell-v-Power

Shell 賽道實驗室︰Scuderia Ferrari 的前線實況

團隊的任務是在整個一級方程式®賽季裡,為 Scuderia Ferrari 提供支援。在賽事的日曆裡每場賽事都最少有兩名 Shell 賽道團隊成員在現場,協助分析燃油及機油,確保燃油表現,以及從機油中監察引擎磨損的跡象。

當然,這是一項非常榮幸的工作,可以躋身 Shell 與 Scuderia Ferrari 的創新合作計劃的前線。這是評估這兩間公司工作的最有利位置,並為賽車界中最成功的車隊提供動力,贏取更多殊榮。

「可以在一級方程式裡工作非常有滿足感,但 Shell 與 Scuderia Ferrari 在賽車界之峰的開發工作更令人興奮。無論你是數以百萬計在世界各地觀看賽事的賽車迷,還是 Shell 油站的顧客,都會感到興奮。」Shell 賽車創新經理基·洛維特說。

「2015 年,由於各人在馬拉內羅 (Maranello) 密切合作,讓我們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但這並不限於賽道上的表現。 Shell 與其所有的賽車合作夥伴合作,因為他們提供理想的試驗平台,以開發和展示我們為道路客戶而設的產品。 我們與 Scuderia Ferrari 的工作是這方面的關鍵。」

大部分人都同意一級方程式是個理想平台,讓 Shell 展示產品和卓越技術。 Shell V-Power 賽車燃油及 Shell Helix Ultra 超凡喜力 PurePlus 技術賽車潤滑油在2015年提升 SF15-T 一級方程式動力裝置總表現25%,令每個賽圈快近半秒,即一個賽事距離平均快30秒。當你考慮到這個非凡成就時,你一定會同意一級方程式是個理想平台。

這項壯舉的背後全賴超過50位 Shell 科學家每年為這項創新合作計劃投入工作21,000小時。 這個承諾幫助弗朗科爾尚·斯帕在2015年獲取3項勝利,並在 FIA 一級方程式世界車手錦標賽中獲取第三名。Shell 希望車隊在這季能夠再下一城。

「當團隊成功,你也不禁為著自己在團中的角色而感到自豪,這是我們工作的最大收獲之一。」Shell 賽道分析師艾倫·沃德爾解釋說。

Shell 一級方程式賽道旁供應經理伊恩·阿比斯頓也有同感。他在 Shell 與 Scuderia Ferrari 的合作項目裡工作超過15年,最適合談這項工作的感受。

他說:「在賽事裡,我們真的覺得自己是團隊的一部分,而當我們在馬拉內羅的車廠現場時也一樣。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來說,沒有什麼比看到賽車以首位穿越終點線更有專業滿足感。」

話裡充滿熱情,在那樣的環境,完全可以理解。 在你的業界之峰工作可以令人非常興奮,而 Shell 賽道實驗室團隊的日常工作即如是。 但當你進入一級方程式的刺激世界,而且位於 Scuderia Ferrari 這樣著名的機構之中,感到點點戰栗,也屬情理之內。

這對於珍妮花·柏立肯 (Jennifer Plückhahn) 來說最貼切不過,她是 Shell 賽道實驗室團隊的新成員,剛剛開始第一個賽季。 對於一個只有22歲的青年人,這可能是非常艱鉅的環境,但她之前是 Shell 的見習生,已經在 Shell 裡成長。她現在準備好在每場賽事裡作為團隊的一員作出貢獻,為 Scuderia Ferrari 車隊提供廣泛的技術服務。

她說︰「加入團隊真的令我感到非常興奮。 我獲取了測試的經驗,可以在賽事裡工作,我感到興奮。 我亦曾在馬拉內羅的 Scuderia Ferrari 車廠工作,在那裡我在新的飛天實驗室工作。 我可以運用從 Shell 訓練中所學的知識於這樣令人興奮的項目,真的太棒了。」

那個實驗室就是空運到歐洲以外每個賽車場地的實驗室,它經過全新設計,以輕盈為目標,方便運送。 一級方程式賽事現在世界各地均有舉行,實驗室設計輕巧,可以大量減少這個 Shell 項目的碳足跡。

「一級方程式以追求創新技術及太空時代的物料而著名,而飛天實驗室也有這些特點,其中大量使用碳纖維!」 賽道旁分析師德魯·史丁頓 (Drew Stinton) 說。他負責這項變革的絕大部分,令實驗室的重量減少約20%。

「我們在賽事中的工作對於法拉利車隊的表現至關重要。在一個賽事週末裡,測試達40個燃油及30個機油樣本。 我們在實驗室的工作雖然對於很多人來說實質比較少,甚至不能看到,但對於 Shell 在一級方程式計劃裡追求最佳效率,卻是關鍵。」

對於所有參與 Shell 與 Scuderia Ferrari 創新合作計劃的工作人員,這是令人興奮的時刻,其中尤其是賽道實驗室團隊,因為他們將會合力在第11屆 FIA 一級方程式®世界車廠錦標賽裡支援車隊。

更多駕駛者內容

由賽道至道路

瞭解為 Scuderia Ferrari 一級方程式汽車而開發的先進技術如何通過 Shell V-Power 和 Shell 喜力注入你的汽車。